解風落

……


不就是焦虑嘛?


可你在想什么?


什么都不懂罢了


虽然每天都不用开口说话挺轻松的


但在每个人面前装也是挺累的?


忍忍就好了吧


毕竟我答应别人的事情还没做到不是吗


我也不会听别人的话改变现状也不想听


就这样吧


就是想发刀子
剧情参考公主殿下的雨梦楼

双叶/王叶

大概就是身为孤儿叶修叶秋的兄弟二人为了生活去做了花魁,他们相互答允对方要永远永远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在一起。很快的他们成了楼里的头牌,但时间长了,叶秋发现哥哥叶修跟一位名为王杰希经常来楼里的大人私下走的很近,相处的越来越超过接待客人般的暧昧,有一次叶秋看见哥哥和那位大人在小河边的樱花林散步聊天,他看见哥哥脸上的笑容是他从未有过的美好,他听见王杰希对自己最爱的哥哥说。“再等等,你再等等我,我会带你走。”“好…好的我等你我会等你的,可你什么时候来带我走?你为什么现在不能带我走?”

躲在树后的叶秋觉得自己被哥哥抛弃了,当初说什么永远在一起的话太荒谬了,为什么当初会那么轻而易举的说出永远在一起的话呢?

叶秋手一滑手中的樱花木簪掉落在地上,咔嚓一声变成了两截,那是叶修成名之后送给叶秋的礼物,也是叶秋最珍惜的东西。
叶秋头也不回地慌慌张张的逃了。

后来王杰希一直都没有再来过楼里,叶秋意识到哥哥被骗了,叶秋黑化想永远的占有哥哥,王杰希说好的带叶修走但他并没有来,但叶修不忍接受一直日复一日的等待着王杰希的到来。

黑化的叶秋监视了叶修但被叶修发现,但叶修并没有说什么,最刚开始试图接触叶修的人都被叶秋赶走了,后来叶秋实在接受不了哥哥与别人在一起接触就把叶修关在了自己房间里。

一年后佘约的王杰希又来了一次    看望叶修
一边是自己最亲的弟弟
一边是自己爱的人但是没有实现诺言的骗子

最后叶修喝下了刚成为花魁时跟叶秋一起采摘的桃花做成的桃花酿
回想着当初与叶秋和王杰希相处那一段段美好的时光

沉沉睡去

醒来一切皆是一场梦   叶修忘记了过去的所有

包括王杰希。



包括叶秋是他的亲弟弟。

【华武】殃聊

○华山——檀无殃
●武当——江聊

【女攻注意】【私设注意】
   檀无殃x江聊


是夜,江南城西。

“聊聊!背后!”

来不及了。
一支箭贯穿了眼前身着武当重阳衫的人的肩膀。

血花飞溅,空气仿佛静止。

“聊……聊…?”

无殃剑一挥暂时抵挡住面前的敌人,迅速后撤右肩背起江聊,左手拿起了震岳剑暂时击退了侧面的敌人,轻功一跃而起。

“那武当已受了我一箭已经受了重伤!现在他们已是强弩之末跑不了多远!给我追!”中间一名似是首领的人对其他人吩咐道。

……

“驾!驾!”
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不该让他来陪我做红榜任务……聊聊他…就不会受伤…更不会遇上来路不明的敌人导致变成现在这样的……
檀无殃内心里全是后悔与自责,眼神却黯然无光,迷茫与悲伤。

不知过了多久,靠在她背上的人终于有了声音。

“无殃…”江聊弱弱的用气声唤了她一声她才回过神来,立刻停下马来扶着他靠坐在了小巷的墙边。

“聊聊,你怎么样,还撑得住吗。”说着慢慢的扯开已经被血黏泞在一起的左侧的衣领查看他的伤势。

江聊已经面色苍白,睁开了眼看着她对她笑了笑。“都怪我……是我太没用了…拖累了你……咳咳!………你不要太自责,我本就身体有怪病…修习之事本就只能尽力而为……咳..处处拖你后腿....”江聊显然已经支撑不住,有一下没一下的说着。

“没有的事,你怎么会拖我后腿呢,……伤口被血和衣服黏在一起了…需要处理一下..你再坚持一下……聊聊?”

江聊伸出了无碍的右手搭在了无殃的手上轻轻握住。

“你总是这样……明明悲伤害怕的要死……眼睛却…总是无神的,装作一副淡定的样子……死爱逞强…”

“……”无殃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

【无话反驳了吗……】

此时杂乱的声音渐渐清晰的越来越近,不一会儿刚才的那帮敌人重新出现在面前将两人包围。

“交出震岳剑的和镇玄匣!蝙蝠公子可以饶你们不死!”

无殃拔剑站起挡在江聊面前,偏长的震岳衫衣摆甩动阻挡了他的视线。

【如果我能保护你一次就好了……】

江聊挣扎着最后看了眼前人的背影一眼,闭上了双眼,失去了意识。

“想要剑与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无殃剑指前方猛地一刺,掷出飞剑,闪身震岳一挥,只一瞬,连杀四人。又是一招千山吹雪六剑飞快砍出,击飞了面前几个包围的人。

飞溅而出的血染红了震岳衫,似是硬生生将白雪般的长衫染上了一丝暖意。无殃额间的发带早已被染上鲜血,鬓边的刘海被血黏在脸上,和汗一起顺着下巴流向脖颈。

“檀无殃!”

无殃刚准备侧过头,就听见箭的破空声从她身旁呼啸而过,手上一震,手中的剑竟被击落。

再回头时。
看见射箭那人从腰间扯出一把匕首把玩着走到江聊面前。

“确定不再考虑一下吗?尊敬的檀无殃少侠?”那人轻笑道。

“呵,嘲讽我?你怕是找错人了?你要是真敢动手早动手了,何必等我?”

“檀无殃少侠~说话要认识到现在的情况,您剑都没了,逞强也要看场合不是?”


无殃笑了笑,摆出了一副格斗势的架势。



“华山弟子可从来没说过没了剑就要认输的话。”


“不用剑,照杀不误。”

【all叶】拇指修修 2

液体讲土壤染成白色又渐渐消失干净,只见土壤中间的那颗小芽儿抖了抖茎叶,猛地长高了一寸高,显得更加嫩绿柔软。

“现在,把你的精/*、液给他。”喻文州看着正在努力开花结果的小幼苗对张佳乐说。

……

当精*、液再一次溅上土壤与茎叶上时。

开花了。

那是一朵火红的花

如太阳般热情

但花瓣犹如露珠般柔软

让人想去抚摸他但又怕他因此而揉皱破碎

高雅,圣洁

在旁人眼里远观而不可亵玩

谁知他是汲取着男人的精液生长而出的。

过了一个小时,张佳乐和喻文州也就在他面前静静等候了一个小时,他终于结出了一颗葡萄大小的果实。

他生长的很快,没过多久就已经生长到鸡蛋大小。

“他要长到多大?”

喻文州低头看着那颗生长速度肉眼可见的小果子,“我也不太清楚……大概会长到一颗柠檬那么大吧。”说完,他又长大了一小圈。

就这样张佳乐和喻文州在桌前静静等候了三个小时,这颗果子终于停止了生长,裂开了一个小缝。

喵喵喵喵喵喵!一只橘猫突然窜上了桌子叼走了果实,躲到了角落里。

“少天!把果子还来!”喻文州和张佳乐都慌了,自己好不容易种出来的叶修,居然被一只猫叼走了!碰坏了怎么办!橘猫把果子放到了地上用爪子轻轻盖住,发出了凶狠的呼呼声。

当然,一只猫怎么可能斗得过两个人呢,很快橘猫就被喻文州拎着后颈从窗户丢了出去。这期间猫叫声就没停过,吵的两个人头都是疼的。

“你家猫……嗓子真好…”

“……那只橘猫叫黄少天,从今天开始不是我家的^_^”

别说了快看!

被重新放到土壤上的果实,从裂缝中伸出了一只小小手,正努力的扒开外面的果壳,但他力气太小了,过了五分钟也没有扒开。

“外面那两个大个子看什么呢!没看见我出不来吗!还愣着干嘛帮帮忙啊!”

两个人这次反应过来,伸手轻轻地一掰,果壳便开了。

里面蜷缩着一个白白净净裸着的小人儿,小人儿眼角微垂,有些没睡醒的样子,还在揉着眼睛,小人儿慢吞吞地从果壳里跳了出来,一丝不挂的站在花盆的边缘看着眼前的两个大家伙。

“你们就是我的主人嘛?”小人儿歪歪头眨着眼睛看着张佳乐和喻文州。

给叶子的生日礼物

今天她收到了所以才发出来

啾啾啾 @一颗椰子

【all叶】拇指姑娘 1

屏蔽了n次……

https://shimo.im/docs/wlOnkAmkpagFnNnm

【29号24h叶受活动】终宣!!!

ww:

💙经过一段时间,我们终于凑齐了叶吹小姐姐们,终于可以开始宣传了![自豪脸 💙
❤文都是叶受!
💚内容有写文的,画画的,做吃的!
💛表白群里太太们的,你们最棒!为你们疯狂打call!╰(*´︶`*)╯


💜参加人员及时间💜:


00h: @我真的不是变态!


01h:@pomelo@随便的小跟班


02h; @❀樱落


03h: @猫柒


04h: @22


05h: @我是大魔王


06h: @栖迟


07h:@解源


08h;@深井冰晚期的蚯蚓


09h:@兜沙


10h:@三林六木


11h: @徐行


12h: @-呱ˇ唧<


13h: @wavejian


14h: @苏顾


15h: @青池


16h: @海黔深井


17h:@ww


18h: @凉卿


19h:@一颗椰子


20h:@思无邪


21h: @Archerヽ


22h: @解風落


23h: @麦翩行尤


――――


太太们加油!


请太太们发生贺的时候要带上tag:蓚组


十分感谢太太们能参加这个活动。(❁´ω`❁)


爱你们!!!!

修修喵
修修要鱼鱼……我要鱼……
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