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風落

【华武】殃聊

○华山——檀无殃
●武当——江聊

【女攻注意】【私设注意】
   檀无殃x江聊


是夜,江南城西。

“聊聊!背后!”

来不及了。
一支箭贯穿了眼前身着武当重阳衫的人的肩膀。

血花飞溅,空气仿佛静止。

“聊……聊…?”

无殃剑一挥暂时抵挡住面前的敌人,迅速后撤右肩背起江聊,左手拿起了震岳剑暂时击退了侧面的敌人,轻功一跃而起。

“那武当已受了我一箭已经受了重伤!现在他们已是强弩之末跑不了多远!给我追!”中间一名似是首领的人对其他人吩咐道。

……

“驾!驾!”
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不该让他来陪我做红榜任务……聊聊他…就不会受伤…更不会遇上来路不明的敌人导致变成现在这样的……
檀无殃内心里全是后悔与自责,眼神却黯然无光,迷茫与悲伤。

不知过了多久,靠在她背上的人终于有了声音。

“无殃…”江聊弱弱的用气声唤了她一声她才回过神来,立刻停下马来扶着他靠坐在了小巷的墙边。

“聊聊,你怎么样,还撑得住吗。”说着慢慢的扯开已经被血黏泞在一起的左侧的衣领查看他的伤势。

江聊已经面色苍白,睁开了眼看着她对她笑了笑。“都怪我……是我太没用了…拖累了你……咳咳!………你不要太自责,我本就身体有怪病…修习之事本就只能尽力而为……咳..处处拖你后腿....”江聊显然已经支撑不住,有一下没一下的说着。

“没有的事,你怎么会拖我后腿呢,……伤口被血和衣服黏在一起了…需要处理一下..你再坚持一下……聊聊?”

江聊伸出了无碍的右手搭在了无殃的手上轻轻握住。

“你总是这样……明明悲伤害怕的要死……眼睛却…总是无神的,装作一副淡定的样子……死爱逞强…”

“……”无殃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

【无话反驳了吗……】

此时杂乱的声音渐渐清晰的越来越近,不一会儿刚才的那帮敌人重新出现在面前将两人包围。

“交出震岳剑的和镇玄匣!蝙蝠公子可以饶你们不死!”

无殃拔剑站起挡在江聊面前,偏长的震岳衫衣摆甩动阻挡了他的视线。

【如果我能保护你一次就好了……】

江聊挣扎着最后看了眼前人的背影一眼,闭上了双眼,失去了意识。

“想要剑与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无殃剑指前方猛地一刺,掷出飞剑,闪身震岳一挥,只一瞬,连杀四人。又是一招千山吹雪六剑飞快砍出,击飞了面前几个包围的人。

飞溅而出的血染红了震岳衫,似是硬生生将白雪般的长衫染上了一丝暖意。无殃额间的发带早已被染上鲜血,鬓边的刘海被血黏在脸上,和汗一起顺着下巴流向脖颈。

“檀无殃!”

无殃刚准备侧过头,就听见箭的破空声从她身旁呼啸而过,手上一震,手中的剑竟被击落。

再回头时。
看见射箭那人从腰间扯出一把匕首把玩着走到江聊面前。

“确定不再考虑一下吗?尊敬的檀无殃少侠?”那人轻笑道。

“呵,嘲讽我?你怕是找错人了?你要是真敢动手早动手了,何必等我?”

“檀无殃少侠~说话要认识到现在的情况,您剑都没了,逞强也要看场合不是?”


无殃笑了笑,摆出了一副格斗势的架势。



“华山弟子可从来没说过没了剑就要认输的话。”


“不用剑,照杀不误。”

评论(2)

热度(6)